親愛的,我收到你的簡訊了。

「有時候真的很難相信我們已經交往這麼久了。

有時候也很難想像一個人原來可以和另一個人
共築記憶與生活這麼久,

久得彷彿都忘了原只有自己的日子是怎麼過的?」

稀罕的,沒有立刻回你的簡訊。

我停頓了一下,躺在榻榻米上。

想著。

我想,你說的一個人,並不是指我們各自回家以後,的一個人。
不是指我們各自在工作中忙碌的狀態中,的一個人。

那時候的一個人,總掛念著,心上有著彼此的生活。
總惦記著,結束了一天的繁忙之後,撫平疲憊的體貼問候。

我想,你說的一個人,大概像是每個被惡夢侵犯的時候

我會驚慌失措地在每個沒有你的街頭盲目奔跑

像在尋找自己遺失的某塊關乎生命的記憶,卻終究迷了路。

被汗水浸濡溼透的背脊,會讓自己從半夜驚醒。

瞬間拉回現實,然後我會記得,我們擁有彼此,安然地沉沉睡去。


我想,你說的一個人,大概像是大雨傾盆

雖然我總是和你說,雨水對於土地對於農民對於每個生命的必須

一如同,孤獨之於生命的必然。

但我還是喜歡晴天

喜歡加倍的勇氣,喜歡兩個人的相乘,讓我們踏遍每個人跡罕至的角落
走過每個人潮洶湧的喧嘩,留下每個專屬我們的特殊足跡與印記。

那些地方,都是雨天的自己,不願意也難以到達的遙遠。

但我仍然記得雨天

記得雨天與晴天相遇的時候

劃破烏雲的那道璀璨。


創作者介紹

水蒸發

eds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