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進太平後的山色,在湛藍的天空下,滲透到心底的,是湛藍的冷冽。

我看到的是一片壯觀的景色,壯觀到一個山頭又轉了一個山頭,一次又一次撞擊我的心頭。
連綿不絕的不是蒼翠,不是綠蔭

是土石流,是檳榔樹。

這段路,沒有人提到任何關於優秀經濟作物的話題,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持續著。
只是我再也沒有了笑的心情。

進入太和以後,山課長指著另一邊的山頭,一塊殘垣斷壁的山頭
然後訴說著五年多前那次的山崩地裂,說著他的朋友全家隨著草嶺一同揮飛湮滅
雖然我知道走山的因素斷層作用大過于水土保持
但我寧可將其視為她從內心裡沉痛的撕裂,痛得崩潰,流下以血匯集的草嶺潭。
草木會再生,血淚會乾涸
人們對於慘痛的記憶似乎也隨著草嶺潭一同蒸發
只是失去的生命永遠不會覆回,草嶺永遠不會歸來,人們也永遠學不會教訓。

恩,為了保持本段落的整體感
下一位表演者,櫻花等一下。


很有感覺的短文
----
作為你們的母親 無怨無悔
任由你們吸吮著奶水 到枯竭
於是你長成五十年的傲然奇蹟
長成幾千幾萬輛挖土機器 耀武揚威
挖掘我的筋骨塊肉 錯骨揚灰
築好一座座金碧輝煌的牢籠 無堅不摧
再也無須母親相隨
禁錮的山川 夜夜無語含悲
終有一日 嚎啕乍破
兒啊!迸發的泥漿洪水
都是母親的淚 為誰 面目全非
作為你們的母親 無怨無悔
----
糖小姨寫在612水災
˙˙˙
搞什麼!!!怎麼變成她貫穿全文啊!!我才是主角!!
創作者介紹

水蒸發

eds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