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很害怕睡覺這件事

以至於,縱使現在疲憊地睜不開眼

瞇著一條縫,仍然死命地撐著

不肯離開閃爍的螢幕前

我深深地覺得
平凡才是最美好的生活
我的生活很平凡,所以很美好

問題在於,夢境超出一般的生活太多

很多時候,我已經失去了分辨惡夢侵蝕心靈的程度

因此,那些被大家定義為噩的,我反而在醒過來後
沒有太大恐懼的感受,但是卻又昏沉地將我擊倒
像攤爛泥般地無法從床上爬起

然後那些稀鬆平常的夢,讓我崩潰的失去動力
因為我總是能夠將最精緻的細節,那說出口的一字一句
和人對話的一言一語,場景中的一景一物,我都能完美重現於夢中
完美到,我分不清楚究竟身置於夢抑或現實
微小到,被釘書機上的第幾根針刺到指尖
只差,溢出血滴而已。

每每,看著起床後盥洗時鏡中日益擴大的黑眼圈
都會有很想死的感覺

久了,就逃避照鏡子這件事情了。

昨晚做的夢

是化身為調查局的特別行動小組,看起來是一個身經百戰幹練的大叔
一路追捕逃亡的車輛,在衝撞了無數次的路旁障礙後,終於讓車停下

一陣槍響,子彈打穿車門,劃過頭皮上的髮稍

仗著人數上的優勢,予以反擊

對方是一個中年男子,我還記得一槍又一槍打穿他身體的聲音

正當我方以為結束了這場追捕,而要繞到車前時

額頭中槍了

就像在電影中諾曼地登陸時,狙擊手準確地命中眉間
依稀還能聞到煙硝味一絲瀰漫開來,彈孔在傷口上留下的焦痕
在還沒有失去意識之前,郎嗆地跌到車的另一側

看著開槍的歹徒,竟是超過七十歲白髮蒼蒼的老先生與婦人
定格於眼角與嘴邊深深地皺紋,和那緊緊扣在一起,兩人斑駁的雙手

詫異的須夷,不超過扎眼,一秒之內
扳機沒有任何的猶豫,扣下再扣下,等到意識回過來的時候
只剩綿延不絕的槍響,連同身後所有的人都做了相同的反應
他們的血液還未流成河

自己的身軀已然倒下

死前一刻,想著「為什麼?」



我並沒有就此醒來

下一幕,又成為鑑識與分析人員。

靠杯,叫我怎麼睡?
創作者介紹

水蒸發

eds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oy
  • 哈哈~結尾的那句,笑翻我了
    原本的憐憫之心瞬間化為烏有
    但你的苦我懂,我們要不要手牽手去醫院的睡眠障礙科就診啊?
  • 聽說排隊排很長齁。

    edsel 於 2010/08/25 12:10 回覆

  • sa
  • 是 為什麼是他們殺了我?
    還是 為什麼是這樣死了?
    或是 為什麼我(們)要這麼做?

    死了要趕快跑去下一層才活得過來 是嗎是嗎=v=
    下次記得是撞擊才是醒來啊........

    (或許紀錄著每晚的夢境,終能發現蛛絲馬跡,關於萬花筒肚內的玄機:) )
  • 那一瞬間閃過的為什麼太多了,或許你說的都有
    也還有「為什麼他們這麼老了還要當間諜,還不退休」之類的

    我每次做夢一定都是三層以上等級啊,不然怎麼這麼累

    edsel 於 2010/08/25 12: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