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先為每個無辜離去的生命致哀

小小曹的省思

串連朱豪宅: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10/04/24/littlerevo


我的網誌草稿裡有篇文章沒有發表,因為在新聞發生的時候有著許多的情緒
http://iservice.libertytimes.com.tw/liveNews/news.php?no=357064&type=%E7%A4%BE%E6%9C%83
也很想為社工朋友抱不平,但這裡說明了社工人的心聲
http://www.wretch.cc/blog/anitaping/32272329
我想沒有比現在在第一線的人更適合說明箇中滋味,所以原本要發的網誌暫且打住


而社工人力不足也確實是一個嚴重的問題,我對於社工朋友們的訴求非常認同

但為何我們總要等到寶貴的生命用這種慘痛的方式離去後
才懂得檢討呢?

這個問題存在的時間與狀態持續多久了?每個曾經在這個領域的人都心知肚明
今天大家可以聚集起來發出怒吼,某種程度上或許還要感謝媒體的濫情與狗血
要不然大家依然默默地承受制度上的不公平,默默地寫著永遠寫不完的紀錄
因為光訪案的時間都不夠了,哪有時間去抗議?

就算我們每個人都知道問題的存在,也知道它有改變的必要性。

但無論如何,動起來總比沒動好。今天,社工們表達了他們的訴求。
我不知道這被動、冷感遲鈍與無能的政府、高官聽見了沒;但最起碼社工意識凝聚了起來。

那麼,回過頭看看當初引發這火線的人,我想是彭老師。
老師的話或許有失公允,也欠缺對於第一線社工實務工作的理解與體諒。
但那些話語,有部份絕對是出自於對這個幼小生命的不捨,希望社工制度能夠更完善的出發點

鄭麗珍老師說了,社工畢竟是最後一道防線

當所有的人都將矛頭指向社工制度的缺失時,卻有誰想過自己只要少一點冷漠,多一點關心
或許就能少一點的悲劇發生呢?
不要說不知道自己對門的鄰居最近的狀況了,我們或許連自己的親戚都只有逢年過節才會
在喀瓜子的時候「順便」談到彼此的近況,但然後呢?
就等明年再更新一次吧。

我們的社區發展一直處於有心的人才會參與,當社區的人熱心地希望拉近距離時
卻會被當成雞婆或是多管閒事,或者是一種不必要的煩擾。久了
我們就對彼此不聞不問了。

所以當積極介入的時候
http://news.chinatimes.com/society/0,5247,110503x112010042200174,00.html
家長無法接受,甚至不認為社工有權、老師有責任安置他的孩子
他會說:「你憑甚麼?」

我們根本就還沒有建立家庭教育的制度,也沒有人會告訴所有的父母
當你的家庭出現狀況與問題的時候,社政單位會提供什麼樣的服務與介入

在他們沒有這樣的認知時,爭執與衝突就在所難免
那麼叫執行的社工,關心孩子的老師又情何以堪呢?

有太多的事情該做了,但我們的政府只關心什麼時候可以簽欸可法,幹。

http://news.chinatimes.com/society/0,5247,130503x132010042101316,00.html
我覺得這個立委的提議,超有創意,也很應該建立這種機制
不用讓警察在那邊扭扭捏捏怕擾民,不敢破門而入
(幹怎麼這時候那麼孬,你躲在天橋拍我照片我也覺得很擾民啊)
社工也可以在訪視高風險個案的時候,有了執行與拯救危急的可能性

啊你次長是在那邊不以為然個屁啊!

不然你提一個比較好的方案啊!

4/24後記:
我今天也去看了Kick ASS,很棒
而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思考:

「並不是沒有力量,就沒有責任」
創作者介紹

水蒸發

eds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