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腰,我失眠了,怎辦?

來貼一下剛剛打好的作業,熱騰騰的說。

-----
家庭諮詢與輔導 0315反思報告
兒家碩一 柯郁臣
男孩、男人 與婆媳

這個星期在課程結束之後,我的情感開始變得敏感,只要是觸碰到親情的情景,就像被牽動了心上的弦,嗚咽地拉扯出聲聲低鳴。
寒夜裡,紅燈前,一雙小手握緊了拳頭從前面的背影攫出,一個父親一手控制著機車的龍頭,另一手緊緊地抱著懷中的小女兒,深怕一不注意便會滑落下去;燈號變換,那個父親依然一手不放,單手騎車在深夜裡往醫院的方向離去。素昧平生的我一路跟在後頭,淚水卻已潸潸。

只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畫面了,不是嗎?

這一周,老師以婆媳關係為藥引,帶出一個個生命中愛與恨的記憶。

那看似離我遙遠的議題,卻是再切身不過了。雖然生理上的特徵是帶把的,也還沒有結婚的打算;但我自從懂事以來,母親就不斷地描述過去奶奶加諸於身的種種不平待遇,繪聲繪影的形容除了讓我覺得媽媽實在很適合演八點檔本土劇以外,也對婆媳關係烙下負面牢不可破的印象。我覺得這和課堂中瑑經的感想非常契合,在中華文化五千年的脈絡下,也一併傳承了婆婆惡質的形象,在那些固著的血液與記憶裡,會不會存在了一種畢馬龍效應,無論是否為單一的特殊案例,或僅僅只是媳婦看不順眼的事情,一律都被歸納成為婆婆本來的形狀,而加深了心中文化的刻板印象。

每一個媳婦又幾時想過,他們有朝一日也都可能會成為別人的婆婆?

娟說著自己在生產的過程中,受到的那些折磨與苦痛,也讓我憶起母親每每提及生孕我的時候、在奶奶家坐月子的時候,一幕幕情景自然而然的重疊;或許在那時心就已被拉住而不自知。於是後來政 一邊落淚一邊說著,母親一輩子為了家庭付出,卻在應該享福的年紀時住進了病房,子女在留下母親的一口呼吸與生命的尊嚴之間,無法抉擇的煎熬與痛苦。
同樣經歷過這些錐心之痛的 娟只是哽咽地說了第一句「那還是媽媽啊。只要還有心跳,那就是我媽媽...」我的眼淚便悄悄地不止流下。
被觸碰到的,不是為了照顧媽媽而放棄的時間,也不是那一次次為了避免臥床褥瘡的翻身,不是想起了自己的媽媽;而是每個人生命中那無法被切斷的臍帶,那是一種身為他人子女對於他們的,感同身受。

於是那一刻,我好想好想擁抱我親愛的同學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dsel 的頭像
edsel

水蒸發

eds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