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些關於愛情的抽象論述中,我們絕對不會反對「專情」這件事情,我們最常歌頌的也是專情,一種「專一」和「專心」,愛一個人至死不渝,當我們對一個人這麼說的時候,當然就是一生一世的事情,甚至是生生世世,像「七世夫妻」的故事,海枯石爛,還要結來生緣的。


可是,所謂的「專一」、「專心」要如何解釋?每個人在他不同的成長過程中,都會有不同的領悟吧。就像你在春天時,到陽明山上走一走,繁花盛開,你凝視著其中一朵,這一刻是不是專一、專心?而當下一刻,你的視線轉移到天上飄浮的白雲,這一刻又是不是專一、專心?

其實我們是在很多的分心的片段中專心的,每一個片段的剎那是專心,從一個片段到另一個片段,還是專心,我的意思是說,我們要界定「專心」、「分心」是很困難的。如果舉的例子是花和白雲,很多人都可以接受,但如果是一個女人和另一個女人呢?』

艾初對我說了蔣勳的話

其實,我一直知道,只要我心裡確定,只要在愛情中我能幸福快樂
我的朋友就會給予無條件的支持

但卻一直,在這個角落,無法說愛。

因為曾經,那些愛如此鮮明,在這裡刻劃了滿室的燦爛
或許那些愛不曾逝去,也永遠會在你我的心中活著

我無法確實地知道,我無法言語的原因
是因為對於那誠摯的愛心有愧疚,或者是因為愛還未到能夠吟唱
所以一字一句卡在喉頭,啞然失聲。

回想愛之初,是我對颯的美好深深吸引,而相識相知
愛的純粹愛的簡單,就是那樣用她全部的生命,守候著一份無法期待的愛
說到底,是我自己的靠近點燃了愛情,她從不曾想過破壞什麼

而且,也沒有什麼可以破壞的
我和艾初是生活中最合拍的倆人,即使這世界沒有了節奏
我們依然能夠懂得對方的腳步,而不會有任何的閃神失足
在分開的過程中,我深深地感謝艾給予我全然的尊重與真心對待
就算那些眼淚、那些黑夜、那些撕裂也同樣的真實
卻不能泯滅我們對於彼此那份愛的真實,一絲一毫。

是我自己在愛中做了選擇
我看見了在自己心中,已經愛上了另一個人,而非不愛某人,才遷徙
這之中有好多的掙扎,既然並非不愛,那為何不能留下?
是啊,留下的話,我不用犧牲經營了那麼久的愛情,不用面對友情的考驗
不用面對道德的批判,也同樣能擁有一份全心全意的愛。

但心中的那份愛讓我聽見勇氣,唯有誠實地面對才能走出愛的迷宮
愛就愛了。
所以我不再來來回回,不再游移不定

從今後,牽起你的手
抱歉我曾經讓你在暗夜裡獨自啜泣
讓你一個人去面對那些可畏又無謂的眼光
讓你必須承受最親愛的家人對於我的不信任

我不會去逃避那些曾經因為自己而留下的傷痕
就像我同樣不會畏懼現在我們必須跨越的滿途荊棘

因為風雨再大
我都能感受從你掌心傳來的溫暖,就不再害怕。

握緊這一切,凝視著你望著我的靈魂,我說
:「我愛你。」

創作者介紹

水蒸發

eds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ose2046
  • 愛沒有性別、年齡、國籍、貧富這些條件差別限制的,愛很簡單,愛就純粹是他本身而已。
    如果夠勇敢,如果夠真誠,如果真的很愛,限制便不成為限制。
    祝福你^^。
  • 謝謝你:)

    edsel 於 2010/03/17 00: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