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們去了鶯歌,共赴一個預約已久的旅行。
在陽光灑落的陶瓷博物館開闊中庭裡,和鍾文音 相遇。

以下是艾初所做的即時紀錄,對於當時瑣碎片段的記憶
我不作任何的修編,先以原始的方式呈現出來。

我聽見的記憶,在彼此解構重組之後,會有不同的看見嗎?
我好奇著。
----------------------------------------------------
遇見鍾文音 2009.12.13
對精神的追求的不安,來自於物質的困頓
對物質的經濟恐慌感
文學無用,追求物質成了穩定自己的自我認同

經驗橋與橋之間,在車流中的移動,看見藍領階級的歸家的臉孔
橋樑,串起勞動與精神
勞動階層的壓迫,在回家的路途中,壓迫解開了嗎?

雲嘉到台北,移動之後,來到台北追求物質生活,留在雲嘉的是什麼?
上一代的困乏,當代歷史的荒謬,對照
北縣新移民----從雲嘉到台北
在我生命的底層,會是什麼?
藍領的移動,不得已的遷徙,我們是南國的子民,為什麼不得不來到台北
--------------------------------這一代已經不同,我沒有不得不,但有相同的迷惘(初)

現在的孩子,閱讀類型的改變,是生命關注焦點改變嗎?
成為有趣的孩子比成為第一名的孩子難上許多
只有物質可以被測量,精神難以測量,不安促使我們不斷的努力追求物質。

閱讀,是要被培養‧
閱讀使用的是大腦中的語言區,因此條列式的文章,可以容易被閱讀
但是習慣接收條列式的訊息卻使我們失去閱讀故事的能力
閱讀是創造性的,需要透過不斷練習來培養。

部落格,是片段的,會消弱自已完整閱讀的能力

散漫,不代表自由(郁)

當代,大量生活的庸俗化,讓我們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
當文字成為一種對生活有信仰,才能投入熱情,意志
南方故土的上一代,有對生活的信仰,當代的人生活百無禁忌
舊的信仰被推翻,但新的信仰卻尚未建立
最大的困境,來自於被生活吞噬了熱情,文學的小孩需要餵養
但生活的現實不斷的吞沒自己。

正視,熱情,生命
新作品,自己現身
寫作需要生活的舞台
透過書寫遙遠的年代,才看見當代的荒謬.豐厚生命的脈絡
小說,理解自己與別人,好奇想要理解‧

移動,可以帶來視覺的變化與訓練
寫作,需要圖像的變化,感官視覺的變化
刺激,構成創作的元素
精神奢華遇見勞動
小說家,是社會的觀察者
寫作者的眼光,此時此刻,不斷在書寫
割出血肉創作,書寫的能量‧
成名容易,留名難‧
熱情,舞台,使命
梵谷
下半年度,出版短歌行

閱讀應該是一種共同的生命經驗(日本)
文學不存在於普通人生活概念
台灣的文學是豐收的
我們的書寫不是為了別人
光華商場落幕那天,書籍就像墓碑一般,將文學埋葬。

行銷,長篇小說中,出版散文、雜文‧
隱藏在生活中的睿智,而不是直接告訴別人應該怎麼做。(女王)
文學,沒有利益可圖,集體的耗損。
Google了幾下,就以為了解了這個作家
文學的創作算不算勞動?勞動的代籌,誰願意資助。
失去純粹的力量。

提問:
作家很辛苦,來自於讀者群少,有沒有考慮將自己的創作擴及到大中國?
回答:
大中國是個幻想,中國的大陸本身就是小說家的糧倉,且有作家在養。在他們想像中的,仍然是余光中、三毛這代的作家。且語法不同,沒有經過現代文學的洗禮,所以讀者接受度不高。
只要把自己做好,集體的經驗不是自己可以改變的,只能努力的做好自己。

提問:
建議新一代的作家投稿哪個文學獎呢?
先去了解獎的面目。並跟主辦者要上一次的作品集,及瞭解三年來評審的作品,瞭解評審的喜好。(任何競賽都是有規則的)

文學創作者協會

創作者介紹

水蒸發

eds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超有趣
  • 來喔點小防子喔看網站喔

    看一下唄
  • 猴
  • 好文藝的一對情侶...
    :P(?)
    我們卻是很貪吃玩樂的組合...好不長進!!!
  • 我們絕大部分的時候還是跟你們比較像的:P

    edsel 於 2009/12/28 00: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