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學生

剛交到我手上的時候,我被同事再三告囑
因為這個學生以前在高一班時就有多次作弊的紀錄
幾乎每個輔導老師都和他深談過了
甚至連老闆都出面勸導這個學生

但因為家長很護著孩子,加上他實際上才小學六年級
為了怕傷害他的自尊,所以並沒有告知家長作弊的事情
只是每次考試的時候,都會特定將孩子叫出教室,單獨考試

暑假的高二班,也就是我主要負責帶的班級
孩子沒有作弊了,但成績亦不盡理想
於是面臨了平均分數未達標準,需要降回高一班的情況

於是我花了很多時間,讓孩子瞭解他現在的學習狀況
甚至在主管的壓力下,一度我也認為讓他重回高一才會是最好的選擇
他其實是一個很乖的孩子,不會頂嘴也不會吵鬧,安靜地聽老師說著
但問他是否要回去高一班時,他卻堅持想要繼續留在高二班
問他為什麼,他說會被媽媽罵

我說我一定會讓媽媽瞭解,這是為了讓你打好基礎才做的決定

他依然搖搖頭,不肯接受。

那時候時間似乎靜止了,我對於他沉默的抵抗一時沒有辦法
孩子頭低低的,於是我對他說:「抬起頭,看著老師的眼睛」
:「你真的想留在高二班嗎?」

他肯定地用力地點了點頭

:「好,那老師再給你最後一次的機會」
:「你要為自己的學習負責,從今以後,最起碼每次的小考都要到達及格的標準」
:「如果沒辦法作到,那就回去高一班,可以嗎?」

他再一次點了點頭

從那一次之後,他幾乎都能到達及格的標準,而我也每週都定期打電話到學生家中
關心他複習的狀況,時時提醒一定要維持努力,才不會退步。

很快地開學了

開學之後孩子升上國中一年級,在生活還有學業上難免有些不適應
我在電話中鼓勵他,老師不會因為這段時間他表現不好而苛責
但希望他能趕快上軌道,慢慢適應國中的生活

沒想到他在補習班的小考成績卻慢慢地越來越好

上週,他考了九十幾分
主管拿著他的考卷,狐疑地問我孩子的狀況
我和他打包票,說我都在孩子身邊看他考試,他真的沒作弊
:「而且上次考卷比較簡單」
我這樣解釋著,但心裡有些不舒服

好像自己被質疑了一樣,雖然我也知道他沒有那個意思
但犯過錯孩子,總是會在班上掉錢時第一個被懷疑

我懂,所以我更難過。

接著是小考的時間,我看著孩子寫考卷
這次的程度比較難,他花了好多時間思考,我又開始擔心
後來已經到了對答的時間,於是他主動跑來和我要求
想到教室外把考卷寫完

我說好,但心裡其實已經在想如果他考不好時,我要怎麼和他談

後來我親自改他的考卷

一筆一筆打著勾

他的分數只差班上北一女、建中的學生一點點

我心裡想著,我好膚淺,我怎麼可以用分數來衡量一個學生
他是這麼努力地回應我曾經對他的期待,為什麼不多相信他一些?

我好膚淺,卻又好高興

然後眼淚就不爭氣的掉了。


(僅以此文,敬祝我所有的老師:教師節快樂。)
創作者介紹

水蒸發

eds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青燕
  • 心裡面感受到暖暖的愛
  • 希望孩子也感受得到。

    edsel 於 2009/10/02 23:30 回覆

  • joy
  • 為何國一的學生會上高二的班別?
    而且還跟建中北一女同班呢?

    不過,真的能遇到一個好老師,人生會轉彎
    可有多少好老師呢?有多少稱職的父母?還有盡本分的學生~
  • 因為我們是能力分班

    我真心地希望每個孩子都能在學習之初就遇到好老師。

    edsel 於 2009/10/02 23: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