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晰 模糊 越來越模糊
當眼淚佔滿整個眼眶,我以為那就是,盲目
因為我什麼都看不到

終究還是得自己來,不是嗎?
誰也幫不了我

只開了一封信
只是讀了你留下的字句

我就難以不去譴責、痛恨、厭惡
當初的那個自己

我想我需要一點麻醉
我沒辦法調長島冰茶
只好開一瓶全新的XO
創作者介紹

水蒸發

eds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